保定廣電網

福建快三综合走势图乐彩:中國內邊長城--淶源長城

2019-05-23 13:25 瀏覽:0

福建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www.ffagw.icu

中國內邊長城--淶源長城

撰稿 陳新鴻

太陽從東方冉冉升起,金子般的光,喚醒了沉睡的群山,千山萬壑披上了溫柔的霞彩。

太行山的峽谷、巨石、林莽,原始而粗獷。

朝霧迷蒙中,長城漸漸地露出了偉岸的身軀。

在群山之巔,在越來越明媚的陽光下,長城如一條巨龍,蜿蜒著,起伏著,奔騰著。

長城巨大的墻體、敵樓,仿佛淬了火一般,閃著明亮的光。

一大早,謝金貴就起床了。他是一名政府聘請的長城?;ぴ?,現在是國慶節假期,到淶源參觀長城的游客非常多,他必須加強巡視。

謝金貴的家就在長城腳下的村子里,長城上的一磚一石、一草一木都是他從小就熟悉的東西。

像所有長城?;ぴ幣謊?,謝金貴的職責就是定期巡視長城,發現有人破壞,要及時制止;看到長城有什么安全隱患,要及時向縣文物管理部門報告。

他所負責的這一段長城,盡管只有幾公里,沿途也就13座樓臺,但每次從家里出來,要翻山越嶺才能到長城上,巡視一遍往往需要一天的時間。

謝金貴腳下的長城,就是中國“內邊長城”。

在漫長的歷史上,中國廣袤的北方始終生活著一些游牧民族,他們逐水草而居,放牧牛羊,平時彎弓射獵,戰時人人披堅執銳,侵掠如火,飄忽不定。

為了對付這些北方游牧民族,從戰國時代開始,中原民族便修筑了西起嘉峪關、東至鴨綠江畔的長城。這條長約萬里的防線,其實是“外邊長城”。

為了拱衛北京,明朝政府還在北京附近的“外邊長城”以南,修筑了“內邊長城”。

太行山,綿延400多公里,平均海拔1000多米,如同一道天然屏障,雄踞于華北平原和黃土高原之間,自北向南貫穿于中國大地的腹心,被地理學家們稱為“天下之脊”。這條雄偉的山脈,是北方游牧民族和中原民族的分界線之一。而控制太行山咽喉的,是八條切斷太行山的峽谷,這就是著名的“太行八陘”。游牧民族常常通過這幾條峽谷通道,穿越太行山,進入華北平原。

飛狐陘,是“太行八陘”之一,北起河北省張家口市蔚縣,南到河北省保定市淶源縣。淶源縣,古稱“飛狐郡”,這個名字就來自于這條飛狐陘。

飛狐陘全長近百余里,其中最狹窄驚險的路段有40里,就像太行山裂開的一條狹窄的縫隙,在群山之間蜿蜒曲折,最窄的地方只有10米左右,兩側像刀刃一般鋒利的山峰拔地而起,劃破天空,而且連綿不斷,地勢十分險要。

如今的飛狐陘,早已經變成了一條柏油公路,但因為附近張石高速的通車,穿行于飛狐陘的車輛并不多。

秋天,兩側的山峰像黑褐色的生鐵,飛狐陘因此被稱為“飛狐鐵壁”。

行走在峽谷中,一會兒絕壁擋道,片刻之間又峰回路轉;抬頭向上看去,原本遼遠的天空,僅剩下一條閃電一樣的曲線,再加上峽谷里朔風野大,荒草萋萋,行走其中,令人心驚膽戰、毛骨悚然。

飛狐陘的南端,東連易縣的紫荊關,西接唐縣的倒馬關,因為它咽喉般的戰略位置,自古就是兵家必爭之地,它的得失常常關系著一個王朝的安危。

紫荊關,位于河北省易縣西北45公里處,北臨拒馬河,往南不遠就是一望無際的華北平原,是扼守飛狐陘的重要關隘。

公元1449年10月,蒙古瓦剌部的首領“也先”進犯山西大同,明英宗率領50萬大軍御駕親征,在張家口懷來縣土木堡被俘?!耙蠶取斃置饔⒆謐隕轎鞔笸舷?,穿過飛狐陘,攻克紫荊關之后,又長驅直入北京,對明王朝構成了巨大的威脅。幸虧兵部侍郎于謙臨危不懼,嚴密防守,“也先”見攻不下北京,這才再次挾持明英宗經紫荊關返回草原。

為了防備草原民族從飛狐陘等峽谷通道威脅北京的安全,明朝政府在萬歷年間,以紫荊關為中心,在“外邊長城”以南,修筑了另一條長城。

它西起內蒙古與山西交界處的偏關,向東經雁門關、平型關等關隘進入河北,然后向東北,經阜平、淶源、易縣、房山、昌平等地,直達居庸關,最后在北京延慶縣的“四海治”與“外邊長城”會合,全長1600多公里。

這就是“內邊長城”,著名的“內三關”倒馬關、紫荊關、居庸關,就在內邊長城沿線。

淶源縣境內的長城,就是“內邊長城”的重要一段。

長城從淶源東北方向的苦壯石入境,自西南方向的狼牙口出境,沿線設有烏龍溝、浮圖峪、寧靜庵、白石口、插箭嶺、獨山城、狼牙口等七座城堡,與紫荊關、倒馬關、居庸關等關城一起,構成了一個完整的縱深防御體系,保衛著北京的安全。

淶源長城全長122.5公里,共有敵樓270座、烽火臺53個,現今保存完好的城墻有60公里、敵樓142座。

作為軍事防線,長城是人工構筑的軍事防御體和自然險阻的有機結合。淶源長城在修建的過程中,較好地體現了司馬遷所總結的“因地形,用險制塞”的思想,長城修建在高山峻嶺或者平原險要之處,在山勢低矮的地方,就加高城墻或修建關城;在高峻的地方,墻體一般修筑得較為低矮狹窄;而在一些最為陡峭險峻、敵人根本無法攀登的地方,便采取了“山險墻”和“劈山墻”的辦法,或者直接把陡峭的山石用作了墻體,處處體現了因地制宜、易守難攻的實用功能。

長城和山崖、峭壁、溝壑、峽谷、河流等自然險阻連成一體,成為防御敵人的屏障。

57歲的安志敏,是淶源縣文物保管所所長,從事文物?;すぷ饔?0多年。20多年來,他用自己的雙腳丈量過淶源長城的每一段墻體,他的雙手撫摸過每一座敵樓上厚實的青磚,直到現在,盡管歲月不饒人,但他還經常到長城上走一走、看一看,仔細地察看著隨時會發生的變化。因此,他對淶源長城的一切都了如指掌,只要說起長城,便會滔滔不絕。

為了最大限度地節省人力、物力,淶源長城都是就地取材,墻體一般用當地的毛石砌筑;敵樓的底部用厚重的條石砌筑,上部為青色的墻磚,堅不可摧。(接入安所長的采訪關于長城修筑的介紹)

長城不僅僅是一道簡單的墻,而是由城墻、敵樓、關城、墩堡、營城、衛所、烽火臺等多種防御工事所組成的一個完整的防御體系。在墻體外側的方向,還修建了溝塹、擋馬墻、劈山墻等附屬設施,以阻止敵人快速靠近城墻。(安所長采訪錄音,介紹長城的防御)

敵樓,也叫敵臺,一般分上下兩層,上層為守望的圍墻、垛口、射擊用的射眼和遮風擋雨的小鋪房,下層是住室、儲藏室。下層又分為內室外室,外室呈回廊形環繞內室,內室為方形或長方形,因為是拱券結構,又稱為“中心券室”,在“中心券室”的兩側有可供上下的蹬道,守邊將士可以踩著蹬道,通過頂部天井來到敵樓的上層。(接入安所長采訪錄音,介紹敵樓內部結構)

敵樓的修筑也是因地制宜,有的建成正方形,有的是長方形,形狀不同,門窗的數目也不一樣。所以,敵樓有“三眼樓”、“四眼樓”、“五眼樓”等不同的稱呼。淶源長城一般是“四眼樓”,“五眼樓”比較少見。

敵樓附近,設有守邊士兵的訓練和生活區域。(接入安所長介紹碾子的采訪)

城堡,作為長城的重要守衛及指揮機關,一般建在長城內側比較險要的地方。淶源長城自東向西有烏龍溝、浮圖峪、寧靜庵、白石口、插箭嶺、獨山城、狼牙口七座城堡,長城也被標注為“烏字號”、“浮字號”、“插字號”等。現在,在淶源長城插箭嶺段的一些敵樓上,還能清晰地看到“插字第四十三、四十四、四十五號臺”的匾額。

烏龍溝城堡,位于長城東側一公里處,一面靠山,另外三面被烏龍溝河環繞著。這座城堡至今仍保留著西門、南門及其甕城、練馬場等。(安所長烏龍溝城堡采訪錄音)

“一年一度秋風勁”,在暮色蒼茫中,長城上的山花和野草,在瑟瑟的秋風中舞蹈,襯托得長城更加蒼涼、蒼勁。(野草野花特寫)

站在長城上放眼望去,一座座敵樓、烽燧巍然屹立,400多年的戰火硝煙和風雨剝蝕,沒有摧毀它們的筋骨,門洞、窗戶、垛口、射眼,像一雙雙飽經風霜的眼睛,凝視著遠處起伏的群山。

看著這些敵樓,我們的耳邊似乎能聽到當年金鐵交鳴、飛矢破空的聲音,眼前浮現出烽火狼煙傳警告急的光景。(特寫和全景)

抗日戰爭時期,著名的攝影記者沙飛,隨八路軍楊成武部轉戰淶源、易縣一帶,他以長城為背景,以浴血抗戰的八路軍為主體,拍攝了《戰斗在古長城》等著名的攝影作品。長城,再一次以它偉岸的身軀,成為中華民族威武不屈、自強不息的象征。(沙飛照片,沙飛攝影作品)

李勇,是另一位長城?;ぴ?。他的父親也是一名長城?;ぴ?,如今父親年紀大了,他便把這個差事接了下來。

他所在的這個村子叫唐子溝,在大山深處,旁邊就是永遠留在沙飛鏡頭里的長城和敵樓。

唐子溝村很小,如果不是長城,外人基本上沒有機會走進這個藏在深山里的小小村落。

過去,村民們的房屋所用的毛石,與修筑長城的毛石一模一樣。山梁上那道雄偉的邊墻,陪伴了世世代代的唐子溝人,見證了他們祖祖輩輩在長城腳下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。

如今,因為扶貧搬遷,大部分村民都搬走了,李勇一家成為堅守在這里的唯一一戶人家。沒事的時候,他會到搬遷一空的村子里轉轉,看看這些寂寞的老房子。

長城?;ぴ鋇墓ぷ什蛔鬩暈稚?,李勇開了一家農家樂,院子外面養著成群的雞鴨,他和妻子用自家出產的食材,做成味道醇厚的家常菜,招待慕名而來的游客,養活了自己和家人。全國各地的長城愛好者,甚至研究長城的專家學者,都愿意在他這個小院子里落腳。

像謝金貴一樣,巡視長城是李勇的職責,他不敢掉以輕心。

山高溝深,道路崎嶇,對于李勇這樣走慣了山路的人,這一趟巡視下來,也不是一件輕松的活兒。

從小生長在長城腳下,父子兩代人又守護長城,這使李勇對長城產生了一種十分深厚的感情。他自費建了一個長城展覽館,屋子里都是他費盡心血搜集的關于長城的照片和書籍,游客們來了,他就成了義務講解員,如數家珍地向他們介紹長城。

對于李勇來說,這里是祖祖輩輩的家園,是一份不大不小的事業,他堅守在搬遷一空的村子里,也是兌現著對長城的責任。

長城的歷史是一部充滿了戰火硝煙的歷史,這段久遠的歷史已經深深地嵌進了民族的血脈和記憶里。

如今的唐子溝,群山、長城、樹木、人家,渾然一體,平靜而和諧。但長城和長城的歷史,當然也包括長城腳下的土地和人家,不會被人們遺忘!

長城是中華民族書寫了兩千多年的史詩,告別了戰火硝煙,長城是大一統中華民族的象征,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符號。

它奔騰于群山之上的昂揚的身軀,連同巍峨的樓臺、厚重的磚石,構成了一種雄渾、剛健的力量之美!它破損的門窗、殘缺的垛口、風雨侵蝕的痕跡,又給人一種歷史的滄桑感,令人感慨不已。

無數的游客來到長城,向兩千年筑城不止的偉大韌性和意志致敬。

我要留言

評論
暫無評論